综合

1930上海房荒居民租房比例占90以上

2019-10-08 19:11: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930上海房荒:居民租房比例占90%以上

包身工

从“包身工”谈旧中国的廉租房

近几年来,飙升的房价不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甚至改变了我们的思维以及政府的决策,今年保障建设更成为各级地方政府的硬指标。

中国的近代百年,是一个现代化、城市化、市场经济化的过程(如果不算新中国前30年的计划经济历史的话)。这个过程必然伴随着农村人口涌入城市,城市不断扩容,以及房屋的紧缺,房价的飙升,这几乎是历史的必然

。比如19世纪的英国伦敦,正处于严重的房荒中

,“甚至最龌龊的猪圈也经常能找到租赁者”,恩格斯在《住宅问题》中将房荒称为“资产阶级社会的必然产物”。

本月初,当年夏衍先生在《包身工》里描述过的包身工住的房子,在上海被找到了 上海福宁路99弄,外观格局还算整齐,一条水泥路左右两边分别为八排二层的砖木结构房屋,每排5至6间。房屋的大致结构是:一楼前部是厨房,后面两个房间;沿着几乎90度的木楼梯可上到二楼;三楼则是8平方米的露台。(8月3日《东方早报》)

小区的马路对面就是当年的纱厂,这种没有院子的联排两层楼房叫“广式里弄”,也叫“东洋房子”,是旧上海工厂为工人建造的工房的典型。按当地居民介绍,当初纱厂工房的格局是这样的:一楼前部是8平方米的厨房,后面是18平方米的大房间;二楼是18平方米的房间和8平方米的亭子间

。不过,给工人们住的房子里,厨房、亭子间全都住了人。

一楼一底的房子,共52平方米(不算露台),按《包身工》里的说法:每幢房子平均住着三十二三个包身工。的确很拥挤,但似乎没有我们从课文中了解的那么严重。当年这片工房里

,共住着2000个左右专替别人制造纱布的“猪猡”;75年后的今天,经多年违法搭建,80户变成了108个门牌号,这里住着300多户居民。顺便说一下,包身工是限制人身自由的残酷剥削制度,但包身工不是奴隶,原则上做满三年就可以“出师”,以后可以直接从工厂拿钱,不用再交给包工头。

这个有趣的“文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历史的横切面,询诸相关历史资料,我们还可以进一步了解旧中国的住房情况。

据1930年的资料,上海居民中租房居住的占90%以上;而如前所述,几乎是历史的同时,西方大城市也在经历房荒

,比如1914年伦敦居民中租房比例也是90%。

上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上海社会局对305户工人的居住情况做了调查,住一间房的家庭占46.7%,住两间的占42.6%,当年普通工人的住房的确不宽敞。其中住楼房的占60%,平房占40%,住草棚的仅占6%,但最后这部分却成了长期以来我们对1949年前工人住房的主要印象。

按当时的统计,当年上海的工人、职员的租房主要分为三种:租住工厂的工房、租客栈的铺位

,以及自己租房子住。

工厂提供给工人住工房的比例有多大呢?按上世纪40年代统计,在97家纺织企业中,向工人全部供给工房的有62家,部分供给的有8家。

相对高端的公司职员租住的工房条件较好,不少大公司、银行都为职工建造了职工公寓。比如由广东中山籍华侨刘锡基开的“新新百货公司”,单身职工可申请免费住公司宿舍。宿舍还有图书馆、食堂、运动场等设施,不幸的是其毁于一二八日军炮火,之后宿舍搬到公司附近的里弄房子。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微信小程序是什么
爱逛怎么开直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