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一只绣花鞋-作者:夜宿凶宅如厕受惊吓得来灵感

2019-07-23 12:01: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宝瑞曾在其自传中写道:“我1952年出生在北京,1956年我们一家人移住东城喜鹊胡同十号大院,在十号大院共居住19年。”

张宝瑞坦言,他创作《一只绣花鞋》的灵感皆因十号大院而起。十号大院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四合院,三进院落,几十户人家。抗战前曾是领事馆,一对年轻日本夫妇曾居住于此,有一天,人们发现他们被杀死在浴盆之中。抗战胜利后,这座凶宅重新被百姓居住,而之前的故事,也不时被人们提及,它对尚为少年的张宝瑞影响颇深。

张宝瑞说,当时他家住在二进院的东厢房,每次上厕所都需要穿过很长一道回廊,路过多家门窗。这个厕所不但没有灯,而且门也破掉了,到了晚上漆黑一片。“院子虽然只有十几户人家,却有三个人精神上有毛病。其中一个是暴力型的,她是个工厂女工,有人诬告她偷了工厂的布,实际上她根本没有偷,一下子就给刺激疯了,疯了以后经常在下雨天从屋里跑出来。我记得她梳着短发,两眼发直,冒着绿色的凶光,脸上长满了粉刺;还有一个也就十五六岁,看见你就笑。环境造成了一种特殊的气氛,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

“绣花鞋”因哥哥流传全国

张宝瑞说,这么多年创作了一系列悬疑作品,自己从未感到过恐惧,用他的话说,“他是一个不怕死的人。”所以更不可能被自己虚构出来的场景、故事以及人物吓倒,但少年在十号大院的那次如厕却令他记忆犹新。当时上厕所要经过三进院,而那个暴力型的女精神病患者就住在三进院,她的房间紧闭,窗户糊满了旧报纸。这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言,充斥着神秘且恐怖的气息。“一天晚上我突然想上厕所,平时都是我哥哥陪我去,可是他恰巧没在家,于是我看着我妹,希望她能陪我去,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理由是厕所‘闹鬼’,见‘闹鬼’的说法没办法令我信服,便又拿后院的疯子说事儿,我一赌气,就自己去了。”

张宝瑞说,那是个冬天,他握着手电,被风刮得紧。穿过三进院的时候,见疯子的房间里亮着微弱的光,里面传出“嚓嚓”的声音。他害怕了,赶紧跑了几步冲进厕所,本以为进了厕所就进了安全的堡垒,可厕所门竟然划不上!外加四周漆黑一片,张宝瑞随机拧开手电筒,可是手电筒竟不亮!他才想起手电筒里竟然忘了放电池。此刻,墙皮脱落,房上枣树枯枝呼呼地响。“我正蹲坑,忽然听到隔壁女厕所那边有动静,呼呼的喘气声,我真的有些害怕了。这时我出现了幻觉:感觉到一块砖落了下来,伸过来一只黑手,黑手紧紧攥着一只镶有金色梅花的绣花鞋。后来这个恐怖故事流传很广。”张宝瑞笑言道。

1969年,张宝瑞进入工厂,他开始热衷于给工友讲故事,而且丝毫不需提前准备,基本上拿来就讲,那些故事情节极抓人心的内容让工友们如痴如醉,一讲就是几年。

张宝瑞说,创作出《一只绣花鞋》的手抄本后,刻意让哥哥将其带到全国各地,这让他感到满足,与此同时,手抄本在流传的过程中,情节上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但在数年后,他出版的《一只绣花鞋》故事当中,全部都是以他的第一稿为基础改写的。

相关链接

成名后曾遭遇粉丝惊悚“恐吓”

随着《一只绣花鞋》的走红,张宝瑞的生活中被各种绣花鞋的因素所充斥。朋友的母亲作为故事的粉丝,为他亲绣了十几只绣花鞋,这些工艺绣花鞋原本放在一个空衣柜里面,而这衣柜平日里并没人碰,可就在他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梅花档案》播放到第三集时,柜子里的绣花鞋竟然不知被谁拿到了沙发上,全家人被吓得惊慌失措……

张宝瑞说,人为的骚扰带来的惊悚不可避免。 2000年10月,《一只绣花鞋》正式出版了,发行量当时居文学类图书发行量之首。

出版后不久的一天深夜,张宝瑞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他揉揉惺忪的睡眼,拿起话筒问:“哪一位?”话筒那边传来的是一阵年轻女人的狂笑声,笑罢,她说:“你猜猜我是谁?”他回答:“猜不出来。”她说:“我就是你们要抓的梅花党!我就是梅花党头子白敬斋的二女儿白薇! ”他听了,一头雾水。她接着又说:“哼,你们根本就抓不到我,我藏的地方,你们谁也不知道。因为我已经死了! ”

四年前,一女子找到张宝瑞,说是他作品的爱好者,拿着书请他签名,签名之后要了名片,然后就离开了。可是第二天又来了,带了许多自己写的情诗和小说,还没等他开口就大声朗读了起来,动情之处痛哭不止。张宝瑞意识到,此人精神有问题,便请她吃了顿饭,顺便好言相劝不必再来找他了,可是那女子却根本不听,她坚持认为自己爱上了张宝瑞……后来,张宝瑞还根据这一事件写了本小说,名为《走投无路》。

记者 顾珍妮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癫痫怎样有效治疗的介绍
前列腺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