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解放军忆大别山剿匪:中敌人离间计副连长被战友误

2020-03-27 10:0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解放军忆大别山剿匪:中敌人离间计副连长被战友误

剿匪部队指战员在大别山区。 本文摘自:《辽沈晚报》2009年10月15日9版,作者:徐厚魁,原题为:《60年前,我在大别山剿匪》 东野第5纵15师,后改为第42军126师,我在该师378团3营7连任战地救护卫生员。在历经辽阳太子河畔追击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河南省安阳战役后,我随部队于1949年秋继续南下,进入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地区剿匪。 “东北大军进了关,好像猛虎下了山”这是在1949年春大军南下行军途中脍炙人口的一首顺口溜,可以说我们的队伍是所向披靡,根本没把放在眼里。进驻大别山后,师部驻扎在商城县里,在誓师大会上,师长胡继成铿锵有力的讲话:“大别山是红军发祥地,早在1934年红军在山上,敌军在山下围剿我们,历经突围后,撤离在陕北。而今我们打回来了,它们在山上,我们在山下围剿它们,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听完师长讲话我们各个振奋,当夜,人扛枪马托炮,爬峻岭涉河水,浩浩荡荡各自奔向指定剿匪战场。 十多天里,我们没有发现敌人的影子。河南是古文化胜地,这里山峦起伏,泉水叮咚,穿行密林羊肠小上,看不完的稻田茅屋,鱼塘,看不完富贵人家前庭后院闺绣楼阁、古代占山为王的寨址,还看到近代张学良东北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在这里与日军作战时留下的遗骨。虽然没见到敌人的影子,其实敌人常在我们身边,甚至曾给我们领当向导。当地的穷人出于对的恐惧,常常是一问知。 参军两年来,从未像初到大别山这十多天来这么享受过的。除了观赏风景外,豫南地区盛产水稻、小麦,我们整天吃大米和白面,走在山间小上,累了背靠树荫歇一下再喝口清泉水。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事情发生一天上午,正当我连追野猪时被敌人发觉,百余敌人闻声而逃。 当天晚上,我们又中了敌人离间之计。有情报说:“附近三柳店村有股敌人在吃晚饭”,我连张副连长即率领一个排兵力40余人,我和司号员小孙随队奔向该村扑了个空,夜晚在此住宿。夜里突然村外枪声大作,我们认为是敌人偷袭,张副连长紧握到村头门洞出口处,我也紧跟其后。在星光下,我亲眼看到对面担冲锋枪的小伙子高喊:缴枪不!张副连长同时举枪还击,高喊“给我打! ”他即中弹倒在地上,我即扑向他的身边,豁开他的上衣,发现他中弹,已停止呼吸。当时司号员小孙吹号助战,对方发现是自己人,原来他们是我营侦查组由冯店返回,在村头被隐蔽的敌人放枪离间计逃。我双方交火不超10分钟竟造成全排12人,4人代价,张副连长是抗日时期参加,负两次,何曾想在这场无腻误会战,我和司号员都哭了。 在这次战后总结时,军报来采访总结会的内容,他们要求我来写这篇报道,题目是《这次战斗为什么没俘虏》。这篇文章报道发表在《战斗员》报刊上。发表后引起部队共鸣,各级多次在干部会上强调要学习这篇文件,吸取血的教训,给我们讲骄兵必败的道理。随后,部队改变了打法。 我军指战员们肩负着三项重任,俗称“三员”即战斗员、工作队员、宣传员,从此都不敢游山玩水了,而深入群众建立军民鱼水关系,由我师为主力,地方部队及民兵联合,日夜不停拉式大围剿,终于活捉顽匪冯春波,并击毙。擒贼先擒王,随后隐藏的敌人纷纷缴枪自首投降。从此,大别山自古以来占山为王的顽匪们从此绝迹。 在1949年10月1日这一天,我师与地方武装、民兵全部投入昼夜拉式大围剿,人与人之间不超过百米,前进,攀石登岩前进着。突然森林上空信号弹腾空而起,闪光四射,随即军号嘹亮传遍大别山谷。经口头传达得知,今天新中国成立了!在这个全国人民喜庆的日子里,我本人又有双喜临门。在这之前,不满18岁的我加入了中国,现任卫生员享受副排级待遇,穿四个兜干部服装了。这在当时全团来讲是少有者,战友们都夸我:“小徐牛啦,真有出息”。 如今我要向夸我的战友们说:“当年的小徐没有你们的希望”,战斗中成长起来的我又历经60年风风雨雨到今天,“心底天地宽”,做到正正,现已离休仍发辉余热。

综合
旅游热点
季节养生

下一篇:opmds5im

上一篇:h4vd2jek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