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茅山奇术 第十九章 血门门主

2020-05-21 19:4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茅山奇术 第十九章 血门门主

一处荒僻的深山之中,搭建了一间破旧的木屋,木屋之中,只有一张残旧的木床,一张四方木桌和两条长凳,除了这些,木屋内再无他物,虽然木屋并不大,可是因为里面的东西极少,却也显得很空旷。

残旧的木床上,躺着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者,他身上盖了三层棉被,可是老者依旧是冻得瑟瑟发抖;在房间里,还有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靓丽;两人脸上满是焦急,目光一直盯着躺在床上的老者身上。

“血风,你说该怎么办啊,护法这状况,一般的医生根本就没有办法,我们现在又不能回血门找门主,如果护法再不得到医治,极有可能会……”说着,血雨眼中已经有泪水在打转。

血风和血雨合力从玉泉坪将左护法救回来后,两人就施展法咒疾奔,一直从玉泉坪来到了怀市边界的一处深山之中,发现了这处无人居住的木屋,才停歇下来,并将左护法安顿在木屋内修养。

原本两人以为,合理催动灵力为护法疗伤,便能让护法恢复;可是两人显然低估了左护法施展赤尸鬼时所付出的代价;先不说左护法是耗尽灵力召唤的赤尸鬼,就论左护法以自身阴灵之血喂养赤尸鬼而言,所失去的阴灵之血,就不是灵力所能弥补的了的。而血风和血雨自然是不具备再造灵血的能力。

现在左护法只不过单凭自身的意志力在支撑着,如果找不到一个能为其在短时间内补充阴灵之血的人,左护法极有可能就此命丧黄泉。

当然,血门门主自然是有这个能力,可是现在的血风和血雨却不能将受到如此重创的左护法带回去;因为血门门规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身受重创无法以灵药救治者,回门必死。

这条门规,虽然很荒谬,但是自有它的道理;血门门徒,若是受到重创,可以以灵药救治,自有人会解救,但是一旦无法以灵药救治,便只能耗费同门灵力,去解救受创之人;而一旦耗费灵力救治一个受创之人,等同是在间接的消耗血门的力量;如果能将受创之人救活倒也罢了,如果救不活,就等同白白浪费了施救之人的灵力;这种情况,是血门门主不能容忍的;所以才定下了这条死规。

血风看了看躺在床上痛苦不堪的左护法,无奈的一声叹息,摇了摇头道:“护法从小将我们带大,如同我们的父亲,可是如今我们却连救他的办法都没有……我真是该死。”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从血风脸上发出,血雨见血风这般对待自己,连忙将准备继续抽自己的血风拦住,带着哭腔说道:“血风,你别这样,我们再想想,总会找到救治护法的办法的……”

“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能救护法的,除了门主就没有谁还能有这份能耐,可是如果现在我们回去,依照门规就是死路一条,护法待我们如同亲生子女,如今他遇上这样的危机,我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我真是没用……”血风越说越激动,一把甩开了血雨挽住自己的手,又是一记耳光在空旷的屋内传开。

“咳咳咳咳……”一阵咳嗽声,让情绪激动的血风顿时就安静下来,两人同时一惊,向躺在床上的左护法看去。

“护法……护法你怎么样了……”血风第一时间冲到左护法床前,满是关切的询问。

左护法艰难的睁开了双眼,眼前一片模糊,可是眼前的两个身影,他不用看便能认得出:“血风……血雨……”

“我们都在,都在,护法……”血雨含泪,大声的应答,生怕身受重创的护法听不到。

“带我回去……回血门……”左护法含含糊糊的从嘴里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话,两人又是一愣,彼此对视一眼,满是不可思议,而后血风急道:“护法,如果您现在就这么回去,依照门规……可……可是死路一条啊……”血风对于左护法,如同自己的父亲一般看待,要亲自送自己的父亲去死,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左护法一边喘息,一边艰难的说道:“回去……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血门……”

“可是……”

“好了血风……”眼见血风还要争辩,血雨一声断喝,打断了血风要继续说的话。血雨抽泣着看了看苍老的护法,又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总要回去求门主试试,如今在这里等着,也是死路一条,倒不如冒死回去求求门主开恩。”

“不行……门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就这样带护法回去,他一定会不留情面杀了护法,我不同意……”血风坚定的维持自己的意思,无论如何,也不同意护法回血门总舵,因为只要是一丝会伤害护法的因素,血风就不会让它存在。

血雨擦了擦眼中的泪水,慢慢的冷静下来,继续争辩道:“血风,难道你没有听到护法的话吗?难道你要违背护法的命令吗?”

“我……我……”血风孝道,但是也忠义,对于护法的命令,他从来都是不问所以便执行,如今被血雨的这番话一激,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血雨见血风被自己的话逼的没了回复,便乘势而上:“如果继续在这等,护法只有死路一条,如果冒死带护法回血门总舵,还有可能求门主救护法一命,两者相比,你想想那一方更加有用。”

“可是……门主会绕过护法吗?”血风还是有自己的担忧,对于门主的铁面无情,他太畏惧了。

“好了,既然你不愿意带护法回去,那我一个人回,我可不愿意就任由护法这么枉死荒郊。”血雨说完,便伏下身子,去搀扶护法。

“好了,回,我带护法回去……”或许是想通了,或许是内心的不甘,血风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坚持,答应与血雨一起带护法回血门总舵。

寒风中,一位健壮英俊的男子,抱着一床棉被,棉被中是一位苍老垂死的老者;两人从废弃的木屋中走了出来,而后施展灵法,以极快的速度,向怀市的车站疾奔而去。

山岭之上,白雪皑皑;这里,乃是旅游胜地武夷山脉所在,随着大雪飘零,为了确保游客安全,许多山区的景点不得不暂时封闭;可是此刻在山岭雪地之上,却有两道黑影极快的穿梭在密林之中,不是穿过一些低矮的灌木丛之际,将上面的白雪激起一层灵动的散花。

“以血为尊,化作天灵,以血为尊,化作地灵,血门左护法坐下血门归来,敬请三尊动法开门。”武夷山脉的一处淡水湖边,血雨和抱着左护法的血风屹立在湖边的一颗大榕树前,念完几句话后,就仰头仰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

没一会,一道红光从湖泊底部射了上来,如同一道红色光柱,停在了血风和血雨身前的大榕树上;红光乍现,血风和血雨没有半点犹豫,就踏入了的红光之中,随着红光一闪,两个人便失去了踪迹。

下一刻,两人便出现在了一处明亮的山洞之中,山洞内的照明设施并不是电力,而是一些散发着金光的符箓阵法,阵法射出的金光,将整个山洞映射的通亮。

山洞内的所有石壁都是血色,如同鸡血石一般,在金光的映射下更显通透,又带着一丝诡异。这个山洞极大,构造也极其复杂。山洞两侧的石壁上,各有九间凹下去的莲花蒲团,十八位满头白发的老者端坐其中,闭幕冥思。山洞的最里边,是一道高台,高台上有一道红光法阵,红光法阵内,一位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者,打坐法阵之中。

当血风和血雨出现在山洞内的那一刻,正在红光内打坐的老者便苏醒了过来,双眼直直的盯着两人;血风和血雨见老者朝自己看了过来,立即跪在地上行礼叩拜,齐声忽道:“叩拜门主……”

只是两人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血风和血雨就被一道隐形的力量给掐住了脖子,然后浮在空中,不停的喘息着,而一直蜷缩在棉被之中的右护法,也在这一刻惊醒了过来。如同垂死之身的右护法见血风血雨漂浮半空,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从棉被内爬了起来,跪在地上求饶道:“门主手下留情,此时与血风血雨并无干系,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才坏了大事,还望门主处罚我一人便是……”右护法的声音极其的虚弱,说完这几句话,整个人似乎又虚弱了许多。

血风和血雨随着一声闷响,摔在了地上,他们的脖子已经多出了两道血色的指印,趴在地上不停的呼吸着空气。

“老蒲,你乃是我血门60多年的老将,办事向来利落干净,从未出过差错,为何这次会败的这么惨?”端坐高台上的老者,慢慢的从红光之中走了出来,看他浮动的身子,似乎并不是用的走,而是飘。

没一会,他便来到了右护法身前,冷冷的扫视了一眼还在大口呼吸的血风和血雨后,又说道:“老蒲,本尊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此次你再次失败,到时候你们三人就提着自己的人头来见我……”冰冷的指令过后,血门门主手中飞出一道血光,落在了右护法的头顶,随着红光闪耀,没一会,右护法便恢复了之前四十来岁的模样。

佛山治疗癫痫病医院
苏州中医男科医院
他达拉非片是每天吃吗
广东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黑龙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黄石白癜风
聊城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汕尾治疗白斑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