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史上最强圣子 第一百零六章 千镇江

2019-10-19 12:1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最强圣子 第一百零六章 千镇江

“杀”符文如浪,不断涌现,莫忘祭出了雷法,一道金色神雷掠出,如同金色蟒蛇,穿破空气,迅然划过,落在少年身上,将他电了个焦黑。

虽然限于天地法则,灵术的威力被削弱了,只有莫忘当初凝灵境时的威力,但就算这样也够对方受的,浑身都被电麻了,体若筛糠。

少年受创,咳出一口黑血,上面还有丝丝雷霆缭绕,让人心悸。

“不能久战,这是个怪物。”他心中骇然,对方太强了,在凝灵境几近无敌。

“杀!”他大吼,身上有玄秘符文闪烁,构成白雾。

“嗤”白雾散布,弥漫的很快,周围风景都模糊了,白茫茫一片,看不真切。

“这样你还能发挥几成战力。”少年喝叱,继续攻杀,攻势更加凶悍了,像是化身为一头凶兽,狂野无所畏惧。

“锵”有金铁音响起,犹如金属兵器交错,铿锵震耳。

莫忘不为所动,他闭上了眼眸,放开五感。这一瞬,他像是回到了攀登泽云峰的时候,大雾蒙蒙,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闭上眼睛攀爬,依托直觉,躲避滚石与凶禽攻杀。

“你奈何不了我。”他低语,很镇静。

莫忘出手了,符文如灿星,一个个迸射出来,穿破云雾,像是1颗缩小版的流星,迅然射过去,划起了红色神光,要将对方穿破。

“锵锵”

一件宝兵祭出,那是一个圆盾,瞬间撑开,呈金黄之色,将所有符文都挡住了,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少年脸色不好看,对方很强,出乎意料,本以为能轻易拿下,谁知,他不但动用了全力,就连师父赐予的灵具都需要拿出来对敌。

且,就算这样他也没有优势,胜负难分。

“杀。”他大吼,声如雷鸣,从地上拔出一颗巨树,轰然砸过来。

同时,他身形暴出,从另一个方向冲杀,要借助大雾,掩住身形。

“咔咔”莫忘太狂暴了,一手就将巨树砸碎,轰成齑粉,而后,他没有丝毫迟滞,转身就轰出一拳,与对方的拳头轰然相撞。

“轰”

这是一次大碰撞,激烈非常,让地面撕裂,掀起尘埃。

“咳咳”

少年咳血,他受了震伤,气血浮动,莫忘这一拳气力太足了,纵使是仓促之间出手,他依旧不能接下,被撞得五脏六腑移位,身上筋络都在痛。

不能再战了,少年心中决断,对方太辣手,战力吓人,不是他能够应付。而且,其他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一群人在往这边赶。

若是再不走,多半要被留下。

下一刻,他再次催动符文,让那些符号冲上苍穹,形成大雾,将视野弥漫,全都看不清楚。

“你很强。”少年沉声,道:“但下一次,绝对是你败退。”

“逃甚么,继续来战。”莫忘出言,听声辨位,又是一道雷霆轰出,带着刺啦声响,轰击过去。

“轰”一块大石碎裂,炸的粉碎。

莫忘轰击,但却没有击中敌手,毕竟,他处在对方灵术中,大雾遮天,迷蒙了视野,只凭听觉不能确定对方位置。

少年走得飞快,动用一种身法,虽然是在奔走,但速度却与飞行无异,转眼就奔行出几十丈远。

“记住,我叫千镇江。”少年已逃远了,只有声音传来。

符文消失,大雾渐渐退去,莫忘显露出身形,他衣衫完全,身体站得笔直,看上去与斗战前没有分毫变化。

“可惜让他逃了。”莫忘自语。

对方是个怪人,柳燕儿都将灵药递给他了,他却不屑接受,非要去受其他人冷眼,而且收获还不多。

他很难理解,对方为何这样做。

接着,他往回走,与孟崎他们会合。

“王秩,你没事吧。”柳燕儿小脸上挂着担忧。

她心中有些自责,暗恼自己没有看出对方是个骗子,让莫忘涉险。

“我无恙。”莫忘说道。真正有事的是对方,他与对方交手几次,知道对方的实力,虽然在凝灵境算是佼佼者,但与他还有差距,只能败北。

“这与你无关,所有人都被骗了,被蒙在鼓中。”孟崎说道,安慰小姑娘,不用自责,只能怪对方演得太真,无人识破。

“反正也没损失,不要紧。”元晁很心大,这样说道。

柳燕儿轻轻点头,确实如此,他们没有损失,唯一的受害者是那些围观者,不过损失也不大,只有1株药草而已,完全承受得住。

场中,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不见了,只剩下1滩血迹,他走的无声无息,没有一个人察觉,对方像是一阵风,转瞬就不见踪影。

“不好。”突然,有人大叫,是那个冷漠的中年人。

众人惊诧,全都将目光投向他,只见他脸色大变,额头上都出了汗珠。

“灵株不见了。”他慌了,这是族中需要的药草,足有上百株,就这样弄丢了,他如何担待得起。

“五叔。”旁边,几个青年脸色难看,这可不是小事件,那么多药草丢了,他们这群人一个都逃不了,全都要受处分。

“肯定是那个小崽子,我要杀了他。”白袍中年人低吼,眼眸都红了,像是一头发疯的凶兽。

“去追,将药草劫回来。”他大吼,喝令几个青年。

众人惊奇,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心中有些畅快,不但将损失1株药草的郁闷一扫而空,更多了几分看热闹的欣喜。

“活该。”有人低声说道。

“自作自受

,故意嘲讽人,现在遭报应了。”一个少年轻语。

其中,有一个青年十分冷漠,不予置评。他看出这是一个局,只不过不曾言语罢了。

众人全都一副看好戏姿态,一点不着急,这个中年人的冷漠让人看不惯,不帮忙也就罢了,还故意冷言冷语,任谁都不可能对他有好感。

“都看甚么,还不去追,他骗了你们药草,难道不该惩处。”白袍中年人怒了,犹如一头野兽,四下咆哮,看谁都不顺眼,有一腔火气。

“一株药草而已,算得了甚么。”有人不满,在人群中呛他。

“损失不大,用不着追人。”很多人悠然,混在众人中出声,一副看好戏姿态。

河池治疗男科费用
濮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榆林-榆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河池治疗男科医院
濮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